3个技术男搞恋爱版ChatGPT 估值10亿美元

文 | 张俊雯  东四十条资本

 

毫无疑问,新一轮AI军备竞赛已经到来。

过去几个月,我们见证了GPT逐步掌握画画、写作、剪辑、制表、做 PPT 等技能,迭代速度快到一天一个样。这股前所未有的技术浪潮,一时间让久未出手的VC投资人兴奋起来,紧盯市场扫项目,试图找到下一个爆发性机会。

投资热度的直观体现在于估值。听闻一款名叫Glow的AI聊天软件,在短短半年时间,背后公司Minimax的估值已经翻了10倍。

不少明星机构已经入局。传闻,Minimax最新估值已经高达10亿美元,米哈游和红杉正在共同发起最新一轮投资,这一消息已被来自AI、游戏、创投圈的多名人士证实。此前,Minimax已经完成2轮融资,投资方有米哈游、高瓴创投、明势资本、云启资本等。

还有不少中小机构也跃跃欲试,四处打听BP,都想找团队聊聊看,但出手另说。

恋爱版ChatGPT,估值10亿美元

我们先看看Glow这款产品什么成色。

核心体验很简单,就是让AI陪自己聊天,通过文字生成语音、图像。用户可以根据自己喜好设置聊天对象的“人设”,比如人物背景、性格、价值观等特征,用户可以通过对话训练AI聊天对象,调整语气、说话方式、口癖等。

简单讲,有点类似养成系恋爱对象的意思。小红书也有不少人分享了自己与“AI男/女友”的聊天记录,直呼“跟理想型谈恋爱真的太甜了”,妥妥一款恋爱版“ChatGPT”。

成立于2021年11月的Glow,看似只是一款低龄群体的聊天软件,但让投资人觉得“很诱人”主要在两个层面。

一方面,Glow虽为应用层app,但据说自研搭建了硬件基础设施GPU,可以从底层支持三大模态大模型能力,即文本到视觉(text to visual)、文本到语音(text to audio)、文本到文本(text to text),相对于纯应用app有一定技术含量。二是用户快速上量,跑通了应用层。目前Glow上线四个月,已经积累了近500万用户。

另一点,Minimax的创始团队是当下风险资本喜欢的配置:高学历+技术+大厂背景。3个创始人分别是杨斌、周彧聪和闫俊杰,他们均为名校毕业,曾参加过各种技术竞赛,之后进入商汤、Uber等公司做算法、基础模型等岗位。

据商汤内部人士透露,投资人正在对他们做背调。

瞄准应用层,VC的普遍共识

有FA向投中网表示,GPT赛道虽热,但市面好项目还是少,供不应求。Minimax算是市面上为数不多的质地不错、也把商业化跑通的公司。

Glow的估值飞涨,一方面是方向对路,另一方面也是VC投资人的行为驱使。

早期投资的一大特点是“宁可投错不可错过”。投资人很难预测国内能做出什么样的公司,所以都抢着先看看。

抢占先机,时间窗口很重要。春华资本投资人李光裕曾预测,大模型的时间窗口,最多可能只有1年。OpenAI 的 CEO Sam Altman在近日大胆预测了新版“摩尔定律”,他认为全球人工智能运算量每隔 18 个月就会翻一番。也就是说,如果你对生成式 AI 还留有质疑,那么时间会给你最有力的答案。

在这样的语境之下,VC投资人的押注热情,Minimax在短时间的估值暴涨,也都不难理解。

从目前的市场热度来看,入局大模型赛道是一件很高门槛的事情。回看最近陆续宣布入场大模型赛道的王慧文、李开复、王小川等,都是手握技术、资金和资源的大佬。尽管如此,王慧文“带资进组”的5000万美元还被行业调侃不够ChatGPT做几轮训练的。

因此大多数投资机构还是选择从门槛相对较低的应用层切入。

据悉,目前美国YC创业营1/3的项目,都是基于大模型的基础设施做的各式应用。有投资人向投中网表示,开源大模型的应用大概是未来2-3年国内外初创公司的主题,会有很多神奇的公司和产品出现。关键在于如何以最快的速度积累用户和数据。

另一方面,应用层的估值也相对没那么贵。用一个投资人的话讲,高速公路这种基础设施我投不起,上面跑的小汽车我还不能投嘛。

柳 如风

一个奔生活的中年男人

默认图片
柳 如风

一个奔生活的中年男人

文章: 113

留下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 * 标注